国际咖啡组织6月报告:咖啡价格连续第三个月下跌

2020年6月,国际咖啡组织(ICO)综合咖啡价格指数下跌5.2%,平均价格为每磅99.05美分,这是连续第三个月下跌。阿拉比卡所有品种的价格在2020年6月都有下跌的趋势,但罗布斯塔咖啡的价格上涨了0.1%至每磅64.62美分。过去一个月,ICO综合咖啡价格指数的波动率下降了1.6个百分点至6.1%。世界出口量为1049万袋,相比2019年5月,减少了14.6%,但这是有记录以来在5月份的第三大出口量。2019/20年度前八个月的咖啡全球出口量减少了4.7%至8796万袋。最近发布的2020年3月的数据显示,ICO进口成员国和美国的进口量增长了5.1%,达到1176万袋,其中825万袋来自传统出口国。在2019/20年度上半年,ICO进口成员国和美国的咖啡进口量达到6422万袋,比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的进口量减少了3.7%。

价格

2020年6月,ICO综合咖啡价格指数平均为99.05美分/磅,比5月份低了5.2%。这是自2019年10月以来,ICO综合咖啡价格指数首次跌破100美分/磅,并连续第三个月下跌。ICO综合咖啡日价格指数在一个多月里都低于100美分/磅,介于6月25日的低点96.79美分/磅和6月8日的101.27美分/磅之间。尽管上半年咖啡出口强劲,但由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6月份进一步下调了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以及对巴西大丰收的预期,需求前景持续低迷,给6月份咖啡价格带来了下行压力。

20200708184843.jpg

 

在2020年6月,阿拉比卡咖啡所有品种价格指数均呈下跌趋势,但罗布斯塔咖啡的平均价格为64.62美分/磅,比2020年5月高了0.1%。距新冠病毒疫情爆发至今,巴西的阿拉比卡作物受到的影响极小,今年的采摘工作正在顺利进行,巴西日晒咖啡的价格下跌了9%至92.56美分/磅。此外,在过去五个月中,巴西日晒咖啡的第二大出口国埃塞俄比亚的出货量仍然保持强劲,这表明供应充足。哥伦比亚水洗咖啡下跌5%至147.16美分/磅,其他水洗咖啡下跌5.6%至141.52美分/磅。因此,哥伦比亚水洗咖啡与其他水洗咖啡之间的价差增加了10.2%至5.64美分/磅。

20200708184901.jpg

 

2020年6月,纽约期货市场上的阿拉比卡咖啡价格下跌了7.5%至99.50美分/磅,而伦敦期货市场上的罗布斯塔咖啡价格下跌了0.2%至55.77美分/磅。因此,纽约和伦敦期货市场上的阿拉比卡咖啡期货价格和罗布斯塔咖啡期货价格间的价差下降至44.73美分/磅,相比5月份,低了15.4%。在2020年5月,交易所认证的阿拉比卡咖啡库存量环比减少5.6%,至190万袋,这是连续第五个月下降。交易所认证的罗布斯塔咖啡库存量连续第四个月出现减少,6月达到202万袋,比5月减少了7.3%。

20200708184923.jpg

 

过去一个月,ICO综合咖啡价格指数的波动率下降了1.6个百分点至6.1%,在2020年6月,所有品种的价格指数的波动率均下降。其他水洗咖啡价格指数波动率下降2.8个百分点至5.8%,哥伦比亚水洗咖啡的价格指数波动率下降2个百分点至5.6%,巴西日晒咖啡的价格指数波动率下降1.6个百分点至8.7%。罗布斯塔咖啡的价格指数波动率为6.6%,相比2020年5月,下降了0.2个百分点。

出口

2020年5月,受所有品种的咖啡出口数量减少影响,全球咖啡出口量减少14.6%至1049万袋,但是,这是仍然是有记录以来的在5月份第三大出口量。阿拉比卡咖啡出口量减少了19.7%至643万袋。哥伦比亚水洗咖啡的出口量减少了13.4%至999,000袋。这主要是由于哥伦比亚的出口量减少了13.1%至894,000袋。与2019年5月相比,其他水洗咖啡的出口量下降了14.4%至261万,原因是该类型咖啡的五个最大出口国的出口量下降,尤其是洪都拉斯,其出口量减少了20.9%至73万袋。

巴西日晒咖啡的出口量减少了25.7%至282万袋。巴西的阿拉比卡生豆出口量减少了27.3%,至220万袋,这反映了该国2019/20作物两年一次的减产。但是,埃塞俄比亚的出口量增长了7.8%,达到381000袋。

2019/20年度前八个月咖啡的出口量达到8380万袋,比2018/19年同期的8796万袋减少了4.7%。在2019年10月至2020年5月,哥伦比亚水洗咖啡的出口量减少7.9%至933万袋,其他水洗咖啡的出口量减少7.4%至1,658万袋,巴西日晒咖啡的出口量下降9.6%至2623万袋。相比之下,在2019/20年度的前八个月中,罗布斯塔咖啡的出口量增加了2.5%,达到3167万袋。

进口

平均约占全球进口量75%的ICO进口成员国和美国的进口量在2020年3月增加5.1%,达到1176万袋,其中825万袋来自传统咖啡出口国。在2019/20年度的前六个月中,ICO进口成员国和美国的进口量下降了3.7%至6,422万袋。欧盟在2019年10月至2020年3月的进口量下降2.9%至4,160万袋,而美国的进口量下降8.2%至1,375万袋。日本的进口量下降8.3%至360万袋,突尼斯进口量下降6.2%至26.5万袋,挪威进口量下降0.5%至36.3万袋。但是,俄罗斯联邦的进口量增长了8%达到299万袋,而瑞士的进口量增长了7.8%达到165万袋。

20200708184942.jpg

 

巴西是欧盟最大的咖啡进口来源国,在2019年10月至2020年3月期间占欧盟咖啡进口量的20%。其次是越南(13.8%),哥伦比亚(3.9%),洪都拉斯(3.8%)和乌干达(3.2%)。欧盟从巴西的进口量减少了6.7%至832万袋,从越南的进口量减少了10.4%至574万袋。但是,欧盟从哥伦比亚的进口量增长了0.3%至163万袋,从洪都拉斯的进口量增长了20.7%,至157万袋,从乌干达的进口量增长了7.6%至135万袋。欧盟生咖啡进口量约占咖啡总进口量的70%,特别是那些来自生产国的生咖啡,而可溶性咖啡约占其进口量的10%。在2019/20年度上半年,巴西,印度和越南是欧盟进口可溶性咖啡的重要来源国,分别占欧盟可溶性咖啡进口总量的5.4%,4.7%和3.5%。

20200708185002.jpg

 

在2019/20年度的前六个月里,来自巴西和哥伦比亚的进口量占美国咖啡进口总量的53.6%。越南占美国进口量的9.1%,墨西哥占4.9%,秘鲁占4.1%。美国从巴西的进口量下降了2.7%至421万袋,从哥伦比亚的进口量下降了10.3%至315万袋,从越南的进口量下降了18.5%至125万袋。墨西哥对美国的出口量为672,000袋,比2018年10月至2019年3月下降了21.5%,而秘鲁对美国出口量下降27.3%至558,000袋。美国进口可溶性咖啡的前五名最大来源国是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印度和西班牙,来自这些国家的进口量占美国可溶性咖啡进口总量的87.8%。在美国进口烘焙咖啡的五个最大来源国中,来自加拿大,意大利和瑞士的进口量占美国烘培咖啡进口总量的71.8%,而来自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的进口量分别占10.8%和7.3%。

20200708185023.jpg

 

年度数据

20200708185041.jpg

 

20200708185058.jpg

 

20200708185119.jpg

 

20200708185137.jpg

 

24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